清水妙子_Miss.Madness

Why not?

【亲子分】两个段子


#张嘴吃糖!

#设定分别是高中生和步入社会后,第一个的梗是 @筱鸢_Iris 提供的!

#在美容会所写的文,被味道熏的头疼,文风超糟糕抱歉qwqqqq

↓↓↓

1.

安东尼奥暗恋自己的同班同学很久了。

起因是游戏输得一败涂地后,在两个损友的怂恿下,他亲了趴在桌上午睡的罗维诺,并且事后因为唇上残留的柔软触感,他勃起了。

光这件事就够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笑他一年的。不过,安东尼奥觉得,事实并没有那么糟,他是个乐天派的人,也是个容易动情的人。

不过,他和那个不爱说话的男孩交集并不多,他对他的印象,始终停留在那双透绿的眼睛和冷漠的表情上。

安东尼奥试图与他接近,常常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单方...

这是什么鬼题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?????

【亲子分】Crazy On You

#师生,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欧欧西

#冒着生命危险更文【被自己感动到哭x

#关于bug,无视无视w

↓↓↓

罗维诺18岁以前的人生在今晚9点时被定义在那不勒斯披萨馆的一张餐桌上。

安东尼奥就坐在他的面前,为他添上苹果酒。

说不上多么愉快,内心更多的是迷茫与不知所措,仿佛他刚出生一样,罗维诺第一次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残酷冷漠的世界。

而安东尼奥并不能洞悉这一切,他只是微笑着,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告诫罗维诺一些人生守则。

三月的风还带有一丝清冷,四月蠢蠢欲动的不安气息在空气中跳动,绵软的雨滴轻轻飘落到地上,轰隆的雷声像新生儿出世时的娇嫩啼哭,春季正在接近。

罗维诺将手伸出车窗,风从他的...

悄咪咪摸到手机给亲子分催个婚……

水印已取消,抱图自便√

顺便三党长弧,不定诈尸w

【亲子分】交换与冒险

#灵魂互换梗

#糟糕的社会人士×非常理智的高中生

#给 @紫心缘161217


#字数8k+预警


#可以说是非常尬写了xxx


↓↓↓


(一)


地点是急速行驶拥挤不堪的地铁列车内,时间是下午8点,气温是23摄氏度,无风,车厢内的空调发出细微的嗡嗡声。 

站在不远处的体型肥胖的中年男人是在逃的杀人犯,鼓起的大衣口袋内装的是手枪。穿过人群走过来的青年是便衣警察,等着在下一站下车逮捕那个胖子。

罗维诺斜斜地靠在座椅上,下垂的上眼皮随着灯光的亮起猛地弹起,随后睫毛又...

致我的爱情

很闲……那就……暗搓搓发上来吧……

写给补习班认识的一位超可爱的小姐姐,虽然她看不到……

想到什么写什么……

【PS:“我”是一个女性】

——————

Dans le vieux parc soliaire et glacé

Deux spectres cherchent le passé

我笨拙地向你朗诵魏尔伦的这首诗,用十分别扭的语调向你暗示爱情。

你问我是什么意思。

你微笑的样子夺去了我的心,犹记得许多年前,你就是这样微笑,像夏季燥热又粘稠的风,吹开少女水蓝色的裙摆。

我没有回答你,只是报以同样的微笑。既然我选择爱你,那么我会小心地藏起,你...

【亲子分】他变成狗了!

#兽耳,兽耳,兽耳

#不带脑子的玩意儿

#点梗再等等qwqqqq

↓↓↓

(一)某位瓦尔加斯先生说他的伴侣很像狗

“你不觉得你很像一只狗吗?”

这句话或许只是午睡前闲聊的一时兴起,又或许在温暖的光晕中罗维诺将空气中漂浮的尘粒错看成绒毛。

他揉着安东尼奥的脑袋,能看见安东尼奥的睡意在阳光中缓缓扩散。安东尼奥趁着混乱的意识完全进入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前,打开懒散的唇吐出懒散的话语:“那主人一定是罗维诺啦……”

罗维诺将指尖放在他的太阳穴上,安东尼奥柔软的发丝在阳光下变成了浅色。他并没有体谅安东尼奥的困倦,不耐烦地大声说:“当然是我在饲养你,可你为什么没带项圈?”

“可能在共和国政...

过气了,过气了【根本就没火过x

【丁诺】晚安

#给我家甜心er的小甜饼  @筱鸢_Iris

#注满水的鱼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难道不是很温暖吗?”

男孩突然从被子里抬起头来,他半眯着笼罩着水雾的蓝色眼睛,看起来像刚刚睡醒一觉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诺威抬起左手,放在丁马克柔软蓬松的头发上。

“这真美好,我是说,当你坐在床头打开台灯,翻起书页,笔尖将纸张划得沙沙作响,而你的情人就睡在你旁边,对,就像现在这样。”丁马克对上诺威愠怒的眼神,故意嘟嚷着,“我是说,你一定要在床上学习吗?”

诺威放下书,侧过身体在丁马克额头上落下一吻,“那睡觉吧,晚安。”

“不,不是。”诺威停下关掉台灯的动作,丁马克坐起来打开床头柜,“你想听故...

【亲子分】Doña

#段子,段子,段子


#除了摸鱼什么都不会,可是连摸鱼也摸不好啊


#第一次写这两人老年后x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喜欢他。不,可以说,我爱他。

“爱他的眼睛,爱他的嘴唇,爱他在我耳边的低语,爱他什么都不在意的笑容,爱他即使堕入地狱,即使见到恶魔的真容也会对我轻声说:说'你听,夜莺在唱歌'。

“他可以一贫如洗,他可以幼稚可笑,他可以是聋子瞎子,他可以对我冷漠,那又怎样,我不在乎。

“他是我一生的挚爱,他只能是我的安东尼。”

罗维诺将安东尼奥名字的尾音拖得很长,使得安东尼奥的愤怒与不解全部淹没进这声呢喃之中,转为错愕与吃惊。...

© 清水妙子_Miss.Madness | Powered by LOFTER